- 捆绑销售是拉菲酒商永远的痛-

发布时间:2020-03-14 08:25:00 编辑:中国红酒_中国红酒网_红酒知识网
捆绑销售是拉菲酒商永远的痛 摘要: 众所周知,拉菲古堡葡萄酒是世界上最出名、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曾一度被葡萄酒商炒作,价格达到前所未有的高点,也因此市场上出现了很多假拉菲。显然,葡萄酒商是从拉菲葡萄酒中获得了暴利的,不过,也有一个问题让葡萄酒商十分头疼,那就是拉菲“捆绑销售”的商业手段。可尽管如此,受拉菲古堡“捆绑销售”之苦的酒商们,依然对其亲睐有加。而其中原因,是拉菲古堡无以伦比的高品质和地位。

如果说仿造是对某物最大的赞美,那么,拉菲古堡是得到了它应有的赞誉了。最近,中国政府在一个废弃的小屋中发现了一万瓶假拉菲古堡葡萄酒。不过这早已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在一个多世纪以前,狡猾的俄罗斯酒商便用假拉菲葡萄酒进行贸易活动。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仿造拉菲呢?原因其实很简单:拉菲古堡一直都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出名、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仿造绝对是有利可图的。  现在,拉菲古堡由埃力克•罗斯柴尔德(Eric de Rothschild)男爵主掌,同时,他也担任拉菲集团的董事长之职。  不过说到拉菲古堡的历史,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由罗斯柴尔德家族掌管。在1680年左右,塞古尔(Segur)家族最先在拉菲庄园种植了葡萄。其后,拉菲古堡多次易主,其中包括:尼古拉斯-玛丽-亚历山大•塞古尔(Nicolas Marie Alexandre de Segur)伯爵——他为了躲避巨大的债务问题,离开了拉菲古堡,逃到了荷兰;尼古拉斯-皮埃尔•皮夏德(Nicolas Pierre de Pichard)——他在1794年被送上了断头台;此外还有一群荷兰商人。尽管如此,拉菲古堡仍然很快就以其高品质的葡萄酒而声名远扬。英国第一个首相罗伯特•沃波尔(Robert Walpole) (1676-1745),还有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以及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都是拉菲古堡早期的粉丝。  1868年,拉菲古堡被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James Rothschild)收购。令人遗憾的是,在购得酒庄三个月后,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男爵不幸去世。不过,拉菲古堡仍然由罗斯柴尔德家族掌管并且一直延续至今(二战被德国占领期间除外)。

捆绑销售是拉菲酒商永远的痛

  拉菲古堡一直都保持着其独特口感,然而,近几年,由于亚洲市场的热捧,拉菲古堡逐渐变成了国际奢侈品,价格疯涨。就拿2008年份的拉菲古堡来说,酒庄以每瓶110欧元(146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波尔多一级酒商,此后,其价格迅速地开始一路上涨,最后,在英国零售酒商手中所卖的价格是1,440欧元(1,869美元)。不过,到了2012年,拉菲古堡在亚洲市场上开始出现停滞销售的情况,价格也跌至原来的一半,这种泡沫经济随之破灭。  2011年拉菲古堡还被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Liv-ex)列为“世界最强大的葡萄酒”,而由于其在2012年市场需求量迅速下降,名次下降到第九名。在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中心的交易频率、葡萄酒评论家所给的分数以及对一年来该酒价格的审查(由罗曼尼•康帝酒庄执行)等因素,都决定着以上名次的确定。不过,尽管拉菲古堡市场需求走软,但这个拥有112公顷葡萄园的梅多克酒庄葡萄酒仍被誉为“美酒中的美酒”,并且能让所有人从中获利。  拉菲古堡经理兼罗斯柴尔德男爵家族集团主席的克里斯多夫•萨林(Christophe Salin)如此描述拉菲古堡:非常优雅、平易近人、易于入口 ,不过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的客人总是喝不够。当然,除此之外,拉菲古堡还有一个问题:酒商对捆绑销售的不满。酒商们纷纷抱怨,为了得到每年购买拉菲古堡的份额,他们不得不购买很多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其它酒款,包括小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杜哈米隆古堡干红(Duhart-Milon)、莱斯古堡贵腐甜白(Rieussec)和乐王吉古堡干红(L’Evangile)等。

捆绑销售是拉菲酒商永远的痛

  购买波尔多葡萄酒的英国著名酒商贝瑞兄弟和陆克文(Berry Bros. & Rudd)精品葡萄酒部负责人马克斯•拉隆德勒(Max Lalondrelle)说道:“我现在有价值一百万欧元的莱斯古堡贵腐甜白(Rieussec)葡萄酒,然而我却不能按照给出的价格卖出去。我之所以会买它,完全是因为我不得不买它。这都是拉菲古堡捆绑销售的商业手段所致。”  拉隆德勒说,他必须打折才能把莱斯古堡贵腐甜白(Rieussec)卖出去。和其它酒商一样,为了弥补这种损失,他会提高拉菲古堡的价格。法尔葡萄酒商(Farr Vintners)的主席斯蒂芬•布劳维特(Stephen Browett)也就捆绑销售发表评论说:“当你只想买一瓶干红葡萄酒时,却不得不再买一瓶苏玳甜白葡萄酒,这着实让人不悦。”  而对这种情况,波尔多一级酒商倾向于把责任推给酒庄。布劳维特补充说,波尔多酒商也不喜欢在购买拉菲古堡时,不得不购买其它酒款。结合种种情况,布劳维特指出,拉菲古堡并非唯一一流的生产商,不过倒是“最极端的例子之一”。  酒庄方面,萨林(Salin)并不认为拉菲将捆绑销售视为营销手段,说这贬低了拉菲品牌。他建议酒商应该直接拒绝购买他们不想买的酒。不过,酒商也承认全球对拉菲都有需求,拉菲古堡非凡的品质加上可以从中获得的利益使他们为了得到购买拉菲的份额愿意做任何必要的牺牲。  当被问及“捆绑销售”这个问题时,波尔多经纪人协会(Bordeaux’s Association of Courtiers)(帮助生厂商和酒商之间达成交易的协会)前主席马克斯•德•勒斯达(Max de Lestapis)说,他确认罗斯柴尔德男爵家族集团在出售拉菲古堡时没有强迫当地酒商购买其家族旗下的其它酒款。他认为在生厂商和酒商之间可能存在一种“商业默契”,旨在全面推动葡萄酒的销售。  勒斯达说:“这是一项非常自由的买卖,它建立于基本的信任之上。在供应有限的顶级葡萄酒时,的确有一些‘君子协议’”。在他看来,任何生产商都喜欢买了自己很多酒的酒商,不过他也承认可能存在一些将这种现象夸大的酒商。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2012年的拉菲期酒情况。2012年份的期酒在四月份的时候就可以在橡木桶中品尝。萨林说今年的期酒胜于去年,此外,今年的价格“实惠”且口感也更称顾客的心意。2011年份的期酒的价格大约是每瓶400欧元(534美元),至于2012年期酒的定价,萨林认为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拉菲古堡的平均年产量为18万瓶至24万瓶,然而,萨林报告指出由于2012年份的葡萄收获量减少,因此年产量少于18万瓶。此外,拉菲古堡每年生产拉菲副牌——小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大约24万瓶至36万瓶。正如它的“大哥”(拉菲古堡)一样,小拉菲曾一度被酒商猛烈炒作,在2011年中期价格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之后价格急剧下降。  拉菲葡萄园70%的面积用来种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25%种植梅洛(Merlot),3%种植品丽珠(Cabernet Franc),2%种植味而多(Petit Verdot)。拉菲的混酿酒通常由80%的赤霞珠和20%的梅洛混酿而成,葡萄酒在全新的橡木桶中陈酿18至20个月。值得一提的是,拉菲古堡使用的橡木桶是由自己的制桶匠制作而成的,并且拉菲古堡也是波尔多唯一拥有自制橡木桶设备的酒庄。  人们常常说,一切与拉菲相关的东西都弥漫着历史的味道。拉菲古堡的部分酒窖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7世纪,其保留的最古老的酒瓶是1797年的,而最老的葡萄藤则种植于1886年。

  萨林如此描述拉菲古堡:永恒与进步并存。他说:“拉菲古堡在你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且在你之后仍然会继续存在。你不能改变它,但是它能改变你,使你变得更好。我认为我变得更好了,我相信拉菲能让人变得更好。”当萨林被问到关于拉菲,是否有什么是他愿意去改变的,他回答说,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一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喝到一杯拉菲古堡!

版权说明:凡本站注明“红酒世界”、“红酒世界网”、 “红酒世界原创”、“红酒世界网原创”、“红酒世界独家”或“红酒世界网独家”的作品,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红酒世界网(www.wine-world.com)”。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